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手機版 關注我們:

QQ登錄

只需一步,快速開始

手機號碼,快捷登錄

登錄 | 立即注冊 | 找回密碼
查看: 285876|回復: 0
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收起左側

[游記分享] 一個仫佬族作家眼里的浦北五皇山是這樣的,一起來看看

[復制鏈接]

122

主題

376

帖子

878

積分

中級會員

Rank: 4

注冊時間
2014-9-22
跳轉到指定樓層
樓主
發表于 2020-1-10 12:10 | 只看該作者 |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原標題:認出你的混茫
何述強(仫佬族)
▲站在五皇山頂看見壯觀的高山牧場,草色連云,龐大的巨石陣。

七月里的一天,夏日炎炎。我參加欽州浦北縣的文學采風活動,又一次登上了浦北縣的五皇山。

這二次登上五皇山因帶著第一次的記憶,注定成為一次記憶糾纏之旅。記憶這個東西很神奇,不是說甩掉就可以甩掉的。有時候它會跟你一起成長,一起變瘦,變肥,變老,變得越來越清晰。九年前,也是參加一個文學采風活動,第一次登上五皇山。那次印象實在是太深,因為大霧茫茫。


那次的霧,的確很大。我們來到嶺下,先邂逅一塊大石頭。大石頭圓不溜秋的,端坐在一丘土堆上面。一看就知道它天然就在那里,并沒有誰移動過它,因場地平整需要,它四周的泥土已被挖走,留下它獨自成為景觀。就好比一個地方搞拆遷,總有一些釘子戶不愿意搬遷。為了不影響工程進度,只能先開工,把釘子戶四周的土地都平整了。獨留釘子戶守在高高的土堆上。成為一道景觀,這種情況不是沒有。初遇這塊巨石,我旋即被它天生的那種愚鈍渾融之氣所吸引。它像一顆遠古時代龐大動物留下來的蛋。驚奇之余,圍繞它走了好幾圈。心中很想吟上一首詩,諸如“蒼莽莽兮太古之物,何年何月來此山下,你改變了舊模樣,我仍然能夠認出你的混茫……”只可惜詩句不聽調遣,這首詩終究沒有寫成。


這次到五皇嶺腳下我又看到了這塊石頭,不禁再一次仔細把它端詳。畢竟是舊相識,想問問它是否別來無恙。九年了,它的面容已經沒有記憶中那么混渾,好像多了幾分滄桑,不知道是不是景區來的游人多了,人氣上來,石頭的原始氣息便會被沖散一些。或者是因為上次有霧,霧里看花,水中望月,自然多了一份不同。我又圍繞著它走了幾圈。我記得,上一次的景象是,越往山上走,霧氣越大。山上每一棵草,每一張樹葉,每個一塊樹皮,都流淌著溪水般的霧氣。山上很多巨石,幾乎都是圓不溜秋的。它們或孤零,或成群,或壘疊,都給人一種恰達好處的感覺,仿佛盤古開天辟地之時,派遣五丁神將來這里驅車走馬,凌空布下奇營奇陣,就連諸葛孔明也猜不透其中的玄妙。大自然的天然格局,我們無法猜透,也無法洞悉。就像頭頂上燦爛的星空,如此和諧完美,我們唯有驚嘆。山上有些渾圓的石蛋已經裂為數瓣,是不是傳說中的神鳥已經飛走?當我們走到幾塊巨石壘成的一個關隘。這個關隘非常像是人工所為,事實上它是鬼斧神工。上一次我在蒼茫的霧氣中站了很久,感受這座石關透出的神秘氣息。這次登山是在晴空烈日下看到的石關。跟原來的霧氣蒙蒙很不一樣。少了一份迷幻,多了一份雄奇。石頭上的藤蔓青苔不知道歲月已經更改,依然還在癡戀這座古老的石關。巨石疊成的關中有一塊石頭因為陽光照不到,表面布滿苔蘚,濕乎乎的滲出水滴,水滴黏糊糊的,好像寄生著不少微生物,有人介紹,傳說這是石公石母神秘交合流出的分泌物。我不禁佩服這樣的想象力,盡管近于無稽之談,但我認為,在這巨石縱橫的五皇山頂,天風浩浩,應該允許存在一些天馬行空、匪夷所思的想象。

穿過這座石關,山頂就近了。到了山頂,就看到了一群斜坡上低頭吃草的碩大動物,恍惚間以為來到了仙人牧場。凝神靜氣,方知是龐大的巨石陣。渾圓的石頭像集中開會一樣,又像是圍攏在一起講述什么故事,分享什么花邊新聞。上次登山因為霧太大,石頭們神龍見首不見尾,無法看到如此壯觀的陣列。但是第一次登上山頂,云里霧里的,仍然讓我記憶猶新。因為看不到遠處,所以格外留意近處。石頭上面游動的霧氣,豐富了石頭的表情,更加呈現出一派天地鴻蒙、宇宙初開,揉搓惺忪睡眼的狀態。混沌先生不言語,只將表情寫蒼茫。它們沒有頭,沒有臉,沒有五官,所以它們能夠在山上天荒地老地存在。因為莊子說的,混沌先生是不能夠給它鑿出五官來的,有人試圖每天給它鑿一孔,七天之后,混沌先生流血而死。所以混沌其實是事物存在的一種最寶貴的狀態,最初始的狀態。也是最好的狀態,面目太清晰未必是個好事情,面目太清晰容易流露鮮明的情感,透露內心的秘密。顯示情感容易引起愛恨,透露秘密容易引發恐慌。還可以引起嫉妒,引起憤怒。對事物的保存是不利的。所以莊子的哲學具有深刻的含義。到底是什么樣的力量把這些巨石安放在山頂上?又是誰把它們打磨成這般模樣?壘成千奇百怪的造型。問問題的是我,無解的也是我。石頭最可愛的地方是不會開口說話。它不能說,也壓根兒不想說。


山頂有一塊人頭石,很逼真。但是,它似乎無人問津。因為,離它不遠的地方,有一塊南陽石,大多數人都被這個勞什子吸引了。游人到此多留影,一柱南天話神奇。南陽石頗似一柱朝天的男根,略為有些彎曲,惟妙惟肖。許多人都靠近它留影,試圖獲得一種力量。這次看到的南陽石太清晰。反倒覺得少了一點韻味,上一次看到的南陽石是在云霧蒙蒙中,多了幾分悲壯。它能不能帶給我們力量,誰也不清楚。但是它頂天立地的精神氣質,矗立在五皇嶺的巔峰上,是一個客觀存在的現實。奇妙的是,南陽石頂部那個蓋,人頭石肩上那個頭,像是誰輕輕放上去一樣,并沒有加黏合劑,裂縫歷歷可見,可是,千百年的風,都沒有把它們吹落。上一次游是因為能見度很低,所以上了山頂之后看到的四野范圍內比較有限。只看到眼前云山霧海之中這些面面相覷的渾渾噩噩的大石頭。這次登山天氣晴朗,陽光普照,可以看到更遠的起伏的山嶺,看到山腳下的村莊,看見壯觀的高山牧場,草色連云。我們到達的地方叫人頭石,僅僅是五皇山的九個主峰之一。此外還有妹追寨、石柱嶺等等。


山頂上的這些巨石,使我想起《紅樓夢》第一回青埂峰下的那塊石頭。在九年前那次登山我就曾感慨:青埂峰下物,何來五皇山?也有一篇石頭記,請君霧散過來參。我想象中的五皇山頂的石頭上,也有一篇石頭記在里面。只是因為霧太大,看不清。期待霧散之后再來參閱。說不定霧氣蒙蒙的山頂巨石里,真的藏有一篇真文字,奇文字?但是這次霧散了,我仔細辨認每一塊石頭,在藍天下,烈日下,我依然找不到那篇文字,我找到的只有石頭上的藤蔓,干枯的青苔,依稀仿佛的古生物化石。倒是巨大的石頭間隙間芳草青青,野花幽香,惹得黑蜂黃蝶,爭相前來獻媚討好、取其精華。盡管這些石頭讓我聯想到青埂峰下的頑石,但是它們可沒有青埂峰下那塊石頭的好運氣。沒有一僧一道前來峰下高談闊論,說什么云山霧海神仙迷幻之事,身心性命之學。也沒有和尚最后大施佛法,把其中的一塊石頭變成晶瑩明澈的美玉,帶下山去,讓它去經歷大千世界紅塵中的一段榮華富貴,悲歡離合。感悟好事多磨,美中不足的深意。說沒有,其實也是我的主觀臆斷。五皇山上深邃的歲月,什么事情都可能發生。只是風雨漫滅,日銷月蝕,早已失去記錄。當年五皇山上那五個傳說中的仙人,他們黃衣朱顏,相與談笑,給絕望者指點迷津。說不定就有一塊石頭突然開口說話,有一個仙人經不住苦求,大施道法,把它變成晶瑩剔透的美玉,鐫刻上一些文字,然后攜入紅塵之中經歷一番,讓它受享幾年,時間到了,又按約定回到山上,恢復原形。這些山上的石頭極有可能曾經到過紅塵中經歷喜怒哀樂風花雪月,不然它們今天不可能如此冷靜,沉默,質樸無華。但是我們也不知道是哪一塊曾經下到過紅塵,它們最擅長保守秘密,不相互檢舉揭發,不打小報告。因此,它們才能在山頂上天荒地老地和諧相處。共浴三光日月星,共同消受風雨雷電,霧嵐虹霓。由于石頭上沒有留下文字記錄,自然就沒有游方“情僧”抄錄下去,傳之人間。史家也不會留意山頂上這些茫昧混沌之物的故事。久而久之,它們也可能就忘記了自己的故事,忘記自己的經歷,甚至忘記了自己的面容。南方很多斑駁的歷史,很多往事與傳奇,其實都是這樣湮沒掉的。在風中了無痕跡,在石頭上只留下枯死的蒼苔。



印象極深的一件事,上一次登山,我在山頂的一塊巨石旁邊給一個同行的文友拍了一張照片。她當時還是研究生在讀,學的是文學。由于當時大霧彌漫,人朦朧,石朦朧,所以這張照片拍出了最佳狀態。并不是說天氣晴朗才能拍好照片,任何天氣都有可能產生好照片。她那天穿的正好是黃衣服,切合五皇山的文化淵源。這個身著鵝黃衣服的美麗的姑娘披著流淌的霧氣進入我的鏡頭,她笑臉盈盈,一只手輕輕撫著凝重滄桑的石頭,定格成一張五皇山霧中仙子圖。我給這張照片題了兩句詩“石畔逢仙煙霧質,幾疑身際姑射山”。用的是莊子《逍遙游》里的典故。事隔九年之后,也就是前一陣子,在一次征文評獎活動中,我與她都應邀擔任評委,再一次與她邂逅,這位“五皇仙子”已是一家雜志的主編。她居然跟我談起在五皇山頂上給她拍的那張照片,可見她對五皇山也是念念不忘的,對那一場山頂上的漫天大霧,更是記憶猶新。九年前的景象歷歷在目。我們都在紅塵中經歷各種事情,我們都在變,但是五皇嶺不變,山上的大石頭不變。有霧或者沒霧,它們依舊懵懵懂懂,不言不語,似乎什么都清楚,又似乎什么都茫然無知。許多故事對于它們來說,無非是林中的鳥鳴,坡上的云煙。


穿過林中小路,會看到路兩旁那些石頭,上面攀著蒼老的藤條。蒼勁,蒼老的藤條。把巨大的石頭緊緊捆住。第一次登山,看到此景,當時吟得數句:“藤條不自量,欲捆太古物。得之何處放,誰有太古屋?”沒有這么大的房子,就不要奢求擁有這么大的東西。什么時候都要量力而行,適可而止。下山時又得數句:“仙子下山去,何日再往還。回首登山路,巨石何巖巖。”姑射山的仙子也下山去了,多年之后成為一家雜志的主編,這其中是否也有五皇山賜予的福氣,我們不得而知。當然,個人的努力始終是排第一位的。在山下茫茫的人海塵煙中,她找到了自己的位置,找到了自己為之奮斗的理想。

下山的路,靠近山腳的路邊生長著許多大葉子野芋,大概是這種植物極喜陰涼、潮濕。適宜水霧氤氳的環境。我們家鄉稱為老虎芋。在樹腳下,大石間,一張一張的大葉子,就像一朵一朵的綠云。石氣養其心,清姿倍堪憐。因為有石氣滋養,姿態非常讓人憐惜。還有那些野芭蕉,一蔟蔟,一叢叢,處處蕉入景,顆顆石凝斑。接近山腳的那些石頭,由于水汽濕氣原因,上面生長很多微生物,于是形成各種色斑。野芭蕉到處可以見,野芭蕉有一種不可馴服的氣質,它跟種植的芭蕉很不一樣,你永遠看不到一種垂頭喪氣的模樣。它永遠有一股野氣,一股清奇的氣。無法馴養出來的氣質。第一次登上五皇山,遇見八角樹,第一次看到了滴香凝芳玲瓏剔透的生八角,我不禁激動萬分。之前看到的都是曬干的八角。初見八角樹,臨風發幽香。人的內心,大概都潛藏著對生動青澀的生命狀態的渴望。

告別南陽石之后,我們又乘車來到五皇山的另一個景域。是一處以野生茶聞名的高山茶園。茶園有一個很雅致的名字:石祖禪茶園。因為五皇山脈多有雄起的石頭,頗似陽根,人們遂奉為根祖,石祖一詞因此而得名。又因茶園開發者喜參禪論佛,遂有禪茶之名。禪茶為清靜之物,石祖為勃動之象,這一靜一動,就在這高山上神機妙算地結合在一起。因禪茶靜氣潛移默化,石祖也已變成寧靜有歷史感的事物。于是,石祖禪茶,在茶香之中,又多了一份傳承感和歷史感。石祖禪茶園保留著很多有年代的茶樹,非常珍貴。那些長滿茶樹的山上也是巨石縱橫,它們或偃臥或雄起,或長嘯或低吟,如獅如虎,姿態萬千。壘壘的巨石疊成石門,石關,形成石屋,石室。看著這座到處都是渾圓的巨石的山,我即興作了一副對聯:滿山都是佛,遍野皆為禪。靈感正是得自于每一塊外形渾圓,佛性十足的五皇山石頭。


那天傍晚時分,透過山頂景觀餐廳的玻璃,我看到遠處山巒上燃燒的晚霞。看到霞光在山梁上流淌成河,何其壯觀!晚霞的豐富柔和的光透過玻璃照進餐廳,照在每個人的臉上,每舉起一杯酒,都能感覺到舉起的不是酒,而是琥珀,是霞光。這霞光中的晚餐,幾乎是我經歷過的最神奇的一次。大自然的賞賜,我們要萬分珍惜。


我突然頓悟,酒在古代有一個別稱叫流霞。莫非是古人也有過一次在山頂上難忘的霞光晚餐?霞光也流淌在每一個人的酒杯里?




分享到: 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
收藏收藏 頂一下頂一下 踩一下踩一下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發表回復
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QQ|小黑屋|手機版|Archiver|浦北|浦北都市網 ( 桂ICP備19004102號  

Powered by 535300.NET X3.2 Copyright© 2009-2018 浦北都市網 All Rights Reserved.

QQ|小黑屋|手機版|Archiver|浦北|浦北都市網 ( 桂ICP備19004102號  

GMT+8, 2020-2-29 05:34 , Processed in 0.245746 second(s), 29 queries, Gzip On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必嬴彩票 云南福彩快乐十分下载 江苏体彩11选五走势 幸运赛车全天计划 快乐8平台是合法的吗 浙江6+1奖池有多少钱 配资178 江西11选5预测 股票涨停价怎么计算 北京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中国保本理财98天 贵州快3遗漏一定牛数据 股票融资如何操作流程 今体彩排列五开奖结果 河南11选五5最新开奖 北京pk10预测软件 甘肃快3官网